如果你的灵魂中不是经常保持着一个欲念的话,你就有可能把自己忘了。

青苔

© 青苔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盾冬】理发师(上)

ooc


>>>


玻璃门开了又合,提示器发出“叮——”一声脆响。

脚步声在身后停住。

“你好。”

Steve从柜子底下探出头来,脸上带着笑意:“下午好啊。”

“嗯……嗯。”男人迟钝地眨了眨眼睛,“下午好。”

“您要洗头护发还是做造型?”Steve笑着问,虽然蹲在地上仰着脑袋,刚刚还用屁股对着人家,表情却依然镇定随和,“不好意思,请您先在旁边的椅子上稍等一会儿好吗?”

男人往旁边让了让,看到他又把脑袋缩回柜子里,忍不住问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“修线板,”Steve解释道,手伸出来在工具箱里摸了摸,摸出一把螺丝刀,“可能是不小心进了水,下雨天就是麻烦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丢出来一块四四方方的东西。男人盯着看了一会儿,是块烧黑了的线板。

Steve并不在意对方是否接腔,脑袋埋在阴影下,只有右手时不时伸出来,在地上摸来摸去地找工具。

男人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找什么?”

“螺丝钳。”Steve回答,然后感到右手被什么冰凉的东西碰了碰。他愣了一下,把钳子抓进手里,声音被闷得有些低沉,却掩不住其中的笑意,“谢谢。”

男人没有应声。Steve钻出来的时候,看到他正坐在黑色的扶手椅上,脊背挺得直直的,两只手放在膝盖上,像个小学生似的。

他忍不住笑起来,收拾了东西站起身。

蹲着的时候没什么感觉,站起来才发现他很高,宽肩窄臀,一身肌肉被裹进T恤里,腿很长,标准的倒三角。

他走到一边的水池里洗手,又问了一遍:“您要洗头护发还是做造型?”

男人没有回答。

“先生?”Steve转过头,发现他正愣愣地看着自己,表情有点儿呆。于是他又笑起来,好脾气地问,“您要做什么?”

男人无意识地舔了下嘴唇,慢吞吞地说:“剪短。”

“只要剪短吗?”

“嗯……嗯。”他反应极慢,过一会儿才回过神,又重复了一遍,“剪短。”

 

*

 

Steve拿着剪刀,用左手替对方梳了梳湿漉漉的头发,问道:“要剪多短?”

男人回答:“剪短。”

剪短是多短?他有些哭笑不得,像在给小孩子剪头发一样,问什么对方也不清楚,只好自己琢磨了会儿,问道:“我给您做个发型吧?”

男人张了张嘴,又闭上,沉默地点点头。

“也是剪短的,就是剪个清爽些的造型,”Steve把造型册摆到他面前,摊开,指着其中一页解释道,“就这样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他不太说话,Steve也不介意,右手比划了下,利落地下剪子。他感到男人的身体瞬间绷紧了,于是笑着说:“您的头发真漂亮,又密又顺,平时护理吗?”

男人的脸映在镜子里,灰绿色的眼睛茫然地睁着。

“那就是天生的,”Steve自顾自地接话,嘴巴里念念叨叨地跟他聊天,即使得不到回应也说得很开心。他的声音有点儿低沉,但语气温柔,即使话很多,竟然也不怎么招烦。

男人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,贴着耳边卡擦卡擦,他听了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你的也好看。”

Steve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男人盯着他在镜子里的影子,认真地重复道:“你的头发,好看。”

“……哎。”Steve怔了怔,忽然眯起眼睛,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来,“谢谢。”

 

*

 

“老板!我回来啦!”

“慢点儿。”Steve喊一声,“东西买回来了吗?”

“买啦买啦,”Peter跑进来,把手里的袋子一股脑儿丢到沙发上,一件件往外掏,“按摩梳、焗油膏、牙剪、灯泡、硬盘、草莓派……”他瞬间收声。

Steve好笑地问:“购物清单里有草莓派?”

“没有的,我出门时你说肚子饿,让我带点吃的回来。”Peter一脸严肃地说,然后又兴致勃勃地推荐,“而且这个新出的草莓派特别好吃!我排了好久队才买到的!”

Steve不打算追究他,摆了摆手让他自己玩去。Peter咬着草莓派,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会儿,问道:“刚才店里来客人了吗?”

Steve“嗯”了一声。Peter凑到他旁边,笑嘻嘻地说:“老板你亲自下海啊?”

“吃你的派去。”Steve推推他,Peter不肯走,赖在旁边懊恼:“我从没看过你下剪子,早知道就晚点儿出门。”

Steve似笑非笑地看着他:“你要是在,我用得着动手吗?”

这是要算帐了。Peter赶紧后退几步,拉开安全距离:“不能只怪我啊,Sam和Wanda也不在……”他转了转眼珠子,低着头开始摆弄手机,热火朝天地跟缺席的伙伴们八卦。

——老板今天下剪子啦!

——什么?!

——顾客可帅了!棕头发!蓝眼睛!腿长两米八!走路自带BGM!特别特别帅!

——老板居然自己动手……

——对!我就在旁边看着呢,不让我剪,非要自己来!我觉得老板是看上人家了!

——小孩子不要成天想着搞大新闻,我跟了老板这么多年,他总共也就动手过两次,你别趁我们不在瞎扯淡。

——我扯什么!真的有!老板的剪子都舞出重影了,我都看不清他的动作他就剪完了。特别特别帅!

群里顿时炸开了锅。

Steve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轰炸得体无完肤,瞥了眼龇牙咧嘴噼里啪啦打字的小学徒,又转头看看被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地板。

想起一双透亮的绿眼睛,忍不住抿了抿唇。



tbc

评论(3)
热度(100)